日夜不休

【All叶】不要说话 07

慕瑾:

  






  -魔性!


  


  -ooc!


  


  -时间线依旧是第二赛季,衔接上一章 06






  


  男人间的友情是非常容易建立起来的。


  


  可能是一见面发现这个人长得还挺好看的,于是就有了好感。可能是偶然发现这个人还挺有趣的,于是就慢慢有了交往。也可能是之前老是互相看不爽,但在打了一架或者无意间发现对方喜欢的那个日本女优自己也喜欢……咳,于是友情就建立了。


  


  道理是非常浅显易懂的,但刚收拾完东西准备离开备战室的吴雪峰看着备注是“张佳乐”的号码的来电,一下子还是有些迷茫。


  


  他和张佳乐有过什么接触吗?在他印象里,他除了和百花打过两次比赛……第二次还才刚刚结束,以及互相客套般地和百花的几位主力交换过电话号码外,就没有和张佳乐有其他的接触了。


  


  “怎么不接?”叶秋没什么要收拾的东西,一直把手插在口袋里无所事事地等着吴雪峰,这会儿看到吴雪峰盯着正有人打来电话的手机发呆,奇怪地问了声。


  


  “是张佳乐。”吴雪峰下意识地就报备一句,随即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劲,尴尬地咳了声,顶着叶秋好笑的眼神接了起来。


  


  “吴副队好!”一接起电话张佳乐就急急开了口,打了声招呼做幌子,下一句就立马暴露出自己的真实目标,“叶秋在吗?我有点事找他。”


  


  吴雪峰闻言看了眼叶秋,叶秋也正好奇着为什么张佳乐要给吴雪峰打电话,于是眼睛就盯着吴雪峰,懒洋洋的神情隐隐有八卦的味道。


  


  “在的。”吴雪峰更加疑惑了,他只知道第一次和百花比赛完之后叶秋和百花的成员在通道里见过一面,估计说了什么话,没多久就被他远远地看到叶秋把烟拿出来准备吸了,于是他提醒了声在通道里不许吸烟,立马就把叶秋给招了过来……然后就是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了。


  


  尽管心里奇怪,但吴雪峰还是把手机递过叶秋,比了个手势:找你的。


  


  叶秋挑了挑眉,表情里多了些顿悟的神色,接起电话:“找我什么事啊?”


  


  还没等叶秋把那个表示疑问的上扬语气给说完整,张佳乐的咆哮就透过手机传了出来,连和叶秋还有两步距离的吴雪峰都听得清楚。


  


  “叶秋你要死啊!!!”张佳乐的语气是不满和愤怒的交杂,奏响一曲《怎么办每天都好想咬死叶秋》的动人交响乐,“之前自己说的比赛完来找我,结果我外卖都到了你还没过来!你什么意思啊!”


  


  叶秋被他的高分贝震得皱眉,很是夸张地把手机拿开到一臂距离,等张佳乐骂完了才拿回来,表情不仅一如一如既往地毫无所谓,甚至还有些憋笑的意味,“不好意思啊,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我老你个XX!!”张佳乐的又一波恶龙咆哮来了,叶秋听着咬牙切齿的声音乐了,一边笑着一边见好就收,赶紧说了句,“我现在就过去,你开好电脑等我。”


  


  吴雪峰不着痕迹地抿了抿唇,做出一副与往常别无二致的温和神情,心里却因为张佳乐嘟囔的一声“开什么电脑啊你就为了打荣耀才来找我吗”和叶秋一边反问着“不然呢”一边笑着挂了张佳乐电话的互动而泛起难以言喻的酸楚。


  


  “你听到了吧?”叶秋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顺便将手机递回给吴雪峰,“我现在去找他了,就委屈你自己回酒店了。”


  


  吴雪峰接过手机,不经意或是暗含私心地碰了碰叶秋的指尖,有点凉,却又在神经末梢把这份凉意传达到他的感知时转为灼热,烫得他有点恼,又有点憋屈。


  


  但是面上却还是不露山水,甚至还想要开什么玩笑,“这算什么委屈,当年我大老远……”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吴雪峰猛然意识到现在来玩笑般抱怨这件事的资格……已经被他自己取消掉了。


  


  叶秋有些不解他的停顿,却没有计较太多,挥了挥手算作别,之后就往之前张佳乐告诉过他的住处走去。


  


  而吴雪峰看着叶秋的背影消失,想着叶秋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认识了新的朋友,很快就会有新的美好,而他站在原地,其实对叶秋来说也算是一种离开吧。






  


  “哟,这么晚才吃呢。”叶秋一进张佳乐家的门就嗅到了披萨的气味,这玩意吴雪峰平时没少给他买,原因是方便又吃得饱,搞得叶秋一度怀疑自己在吴雪峰心目中就是只猪。


  


  今天是第二赛季的常规赛里百花战队第二次对上嘉世战队,只将近两个月没见,百花就已经成长了不少,已经到了对嘉世来说比较难以对付的地步,这让叶秋一面为他们惊叹了一下,一面又被激起斗志,带着嘉世与百花鏖战了两个多小时才终结了比赛,这这会儿都快到十一点了,所以他这句问候还真没问候错。


  


  但是张佳乐还是想揍他:“这是买给你的宵夜,你来这么晚估计也是没胃口了,我扔掉得了。”


  


  “别啊,”叶秋忙笑着去阻拦张佳乐装模作样想要把披萨丢进垃圾桶的动作,“小朋友很贴心,前辈很宽心。”


  


  “别恶心我了你。”张佳乐说着嫌弃的话,笑容却是没有掩饰起来,见叶秋拿了块披萨小口小口地咬了起来,不知怎的心里满满胀胀的,颇有一种父亲看着孩子吃饱的满足感。


  


  叶秋啃着啃着注意到了张佳乐慈爱的目光,抖了抖,认真地提议道:“不如你赶紧生个孩子吧,对着前辈都能散发父爱,你是没救了。”


  


  “滚滚滚!”张佳乐恼,揉了两把叶秋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叶秋也没生气,目光转悠着在找张佳乐的电脑。于是张佳乐也学着他四处看……他看叶秋的上上下下。


  


  “我说……”张佳乐看到了叶秋穿的是嘉世的队服,外套显然是宽大了,罩住了身形却也能看出身材并不壮实,锁骨遮不住清楚显露出来,愈发衬得这个人的瘦与不健康,“你怎么这么瘦了吧唧的啊,嘉世不给你肉吃吗?”


  


  叶秋闻言低头打量了下自己,在他眼里自己的身材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反正对他来说已经属于健康的范畴了,所以并不在意:“不瘦了吧?”


  


  张佳乐撇了撇嘴,说:“等一下我拿盒糖给你,对手这么瘦弱我打起来也会良心不安的,这样会让我发挥不出实力。”


  


  叶秋不屑地回道:“吹吧你就,打不过我就老实承认吧,还扯借口。”


  


  见张佳乐又一副想扑过来咬他的表情,叶秋赶紧表示接受他的好意了,然后便转移话题:“不过我不是很喜欢甜食,你很喜欢糖吗?”


  


  这么问是建立在他发现张佳乐的屋子四处都放着糖罐,牛奶糖巧克力糖手工糖什么都有的基础上,他觉得他好像发现了张佳乐不为人知的一面。


  


  “对,怎么?”张佳乐反问。


  


  “没什么。”叶秋说,“就是觉得,你真的是个小朋友。”


  


  一脸沧桑的表情让张佳乐觉得自己真的被小看了,各方面都是。


  




  两人插科打诨了好一阵,在讨论到底谁小这个话题已经延伸到了谋不可言喻器官事披萨终于被分着吃完了,已经想要脱裤子证明自己的雄伟的张佳乐被叶秋制止,“你觉不觉得打荣耀会比较健康?”


  


  张佳乐尬了一下,拉着叶秋进了房间给他刷卡上机,一边操作着嘴里也一边问道:“还是刷上次那个副本吗?”


  


  叶秋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小本本,查看了什么之后说:“不用了,今天刷蜘蛛洞穴。”


  


  “好。”张佳乐应了声,开着小号找到了叶秋的小号,两人的角色肩并肩往副本走去。


  


  耳边是荣耀里喧哗的人声,玩家们的对话声或者互骂声都清晰得就好像是在身边。可当张佳乐摘下耳机,身边真实存在的声音就只有叶秋浅浅的呼吸声,一下一下,昭示着他正和荣耀最牛逼的那尊大神并肩坐在一起刷副本这个事实。


  


  他一时间也有点懵,看着叶秋轮廓美好的侧脸发起了呆。






  


  虽然他们二人看起来现在已经关系匪浅了,但认真算起来,他们互相认识的时间也就不到两个月。


  


  如若不是那天张佳乐在跟着百花的队员们吃完宵夜后绕着西湖散步时偶然发现叶秋自己蹲在西湖边上,叼着根烟安静地抽着,初春的寒气罩着衣衫单薄人也单薄的他,却也无法也叶秋眼底深深的哀伤相比拟,导致张佳乐一时间心脏仿佛被攥住,然后不顾一切地去到叶秋身边企图安慰他的话,估计他们现在的关系也只停留在“我会打败你的”“没这么容易”的这种程度。


  


  太多的缘分都是因意外而起,就像那天晚上他蹲在叶秋身边,酝酿着该怎么说点能让叶秋开心起来的话的时候,叶秋熄了烟,转过头来看他。


  


  那一瞬间叶秋的眼睛眨了眨,睫毛耷拉下又抬起,投下一片阴影在下眼睑又送回光明,就像蝴蝶扑闪着翅膀,翩翩入人心。


  


  这就是意外。


  


  张佳乐在一瞬间尝到了心脏骤停的致命感觉,也在随后尝到了心脏剧烈震动,昭示着有人闯进了他心底禁地的危机感。


  


  “怎么,失恋了?别把这些事憋着自己难受,快分享给我让我开心一点。”那时候的张佳乐佯装无事的开玩笑说道。


  


  然后叶秋笑了,哀伤被收敛到张佳乐看不到的地方,换上了微微勾起的唇角和有些嘲讽的笑容。


  


  “你怎么看出来的?”叶秋说。




  


  “当然是从你这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里看出来的啊。”听到叶秋的回答张佳乐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回答了,还顺带拍拍叶秋的肩膀,表情深沉,满脸都写着“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兄弟的肩膀一直留给你”,宛如出柜。


  


  叶秋差点喷了:“我?快哭了?你这是污蔑我,我会举报你的。”


  


  “难道不是?”张佳乐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是在和前辈顶嘴,说话还相当理直气壮,“那你干嘛大晚上一个人在湖边抽烟,整得跟要跳河似的。”


  


  叶秋沉默,想了想,觉得张佳乐说的颇有道理:“其实我只是饭后出来消食而已。”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假话,但叶秋见张佳乐虽然一脸的不相信,却没有刨根问底,显然也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小朋友,一下子好感加了不少,心里也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张佳乐不是想开导他吗,那就给他个机会。


  


  “有没有兴趣和我……”叶秋拖长了音,把张佳乐给吸引得不轻,直勾勾地看着他笑得狡黠,眼睛里满是好奇,“和我去刷几个boss,找几个材料?”


  


  张佳乐:“……”


  


  张佳乐想,叶秋的情商大概是余弦函数图像,拱形的,此起彼伏,时高时低。表现为贼几把不懂浪漫。






  


  那之后就和现在一样了,两个人找了个能打荣耀的地儿,开了两台机,几个小时前还是互相厮杀的敌人,几个小时后张佳乐就向叶秋倒戈了。


  


  他一边骂着自己没出息,一边忍不住去看叶秋。


  


  那会儿的叶秋也和现在一样,从口袋里掏了个小本子。已经有些破旧了,纸皱得很,还微微泛黄,但叶秋翻的时候表情没有一丝的嫌弃。


  


  张佳乐注意到本子的前几页是密密麻麻的字,看不大清楚,但字体应该是娟秀的,不像是男人的字。后面就正常了,要么是狂草要么是鳖爬,相当男人,张佳乐当即把叶秋是个娘炮的念头撵出脑海,可随后又纠结起来。


  


  那么那个女生常有的字体又是谁的?


  


  这种问题算得上是隐私了,和叶秋相识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张佳乐清楚人与人交往必定会有一个底线在,逾越就代表着这段关系面临坍塌,所以张佳乐移开目光以克制好奇。


  


  叶秋在那边翻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了他所说的要刷的boss和要找的材料,给张佳乐报了个地名就操作着小号向那处跑去。


  


  张佳乐连忙跟上他的步伐,一面跑一面问:“你找材料叫我一起没关系吗?不是什么机密武器的材料吧?我跟你说我们是阶级敌人,你暴露的情报我可是会如实告诉我们战队的啊。”


  


  他这是特地提醒叶秋,先说清楚自己的危险性,才更容易让人信任。


  


  叶秋无所谓地回道:“没事,不是我们战队会用到的武器。”


  


  张佳乐愣了愣:“那你干嘛要费心思去找材料?”


  


  叶秋笑了笑,眼皮往下覆了眸子,再睁开,那里面有盈着悲伤了。


  


  是和张佳乐刚刚看到的截然不同的悲伤,有着怀念和痛惜,却又在那其中生长出对未来的一丝憧憬。


  


  “我只是想试试看……说不定能让发明它的人开心一点。”叶秋说,“虽然我也是看不到了。”声音轻轻的。






  


  那之后二人的关系极速升温,加了QQ后就直接越过了前辈后辈礼貌和谐的虚伪相处阶段,直接跳到了张佳乐有事没事就过来骚扰一下叶秋,叶秋一旦超过十个小时不回复张佳乐就控诉他利用完单纯后辈就扔,简直是敛菊无情的阶段。叶秋常常看着张佳乐发来的消息后悔,怎么就没发现原来是这种属性的呢。


  


  “天气冷要穿够。今天又输了一场,但是没有太沮丧,早晚我会把所有人都超越然后和你抢冠军的,你可别连季后赛都进不去。快点理我!又要十个小时了你知道吗?”


  


  虽然悔着苦恼着,但叶秋每次看着张佳乐的话都含着笑意。


  


  他想,张佳乐未来应该成为他可以托付后背的好朋友。


  






  张佳乐也是这么想的。


  


  时间回到此时此刻,叶秋浅浅的呼吸声换成了奇怪的询问声:“你发什么呆呢?”


  


  “我没……”张佳乐连忙收回目光,一边反省着直勾勾看着别人实在有点变态,要改,一边转移话题,“你的本子里除了那件你自己组装着玩的武器的要用到的材料外还有什么啊?为什么我之前好像还看到了和你字迹不太一样的笔记?”


  


  这个话题也是移得相当纠结的,虽然张佳乐觉得现在和叶秋的关系已经算不错了,但问到隐私问题还是有些忌惮,可又实在好奇得紧。只是想想叶秋随身携带的物品上有别的人……特别还是女孩子的痕迹,他就不知道为什么,心揪得紧。


  


  “眼力不错啊你,”叶秋假情假意地夸了句,其实他早在第一次拉张佳乐一起刷副本就察觉到了张佳乐对这个本子有好奇,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想只要张佳乐问他就告诉他好了,可没想到张佳乐忍了这么久才来问,“这其实原本不是我的本子。”


  


  张佳乐点了点头:“那现在怎么是了呢?”


  


  “这是我的一位朋友,就是发明了那件我老是想拼组好所以一直在找材料的武器的那个人的本子,他后来撒手不管就把武器和记录了这个武器的数据的小本子一起扔给我了。”叶秋说,“但说到起源,其实是他当时忙着记录要用的数据,所以随便拿了他妹妹的摘抄本来用。”


  


  张佳乐没想到一个本子戏还能这么足,但是这也确实是把疑惑都解释通了,他笑了笑……没有什么好笑的,但是叶秋对他这种有问必答的态度让他添了不少的满足与愉悦,这是非常舒服而又满是信任的相处氛围,他很喜欢。


  


  “摘抄本?”他忍不住得寸进尺,想再看看叶秋的反应,“我能看看吗?”


  


  “给你。”叶秋想也没想就把本子递给张佳乐,直爽利落,一点拒绝张佳乐的情绪都没有,使得张佳乐几乎要欢欣得去亲他一口。叶秋信任他,叶秋信任张佳乐。


  


  这种认知未免太爽了。


  


  张佳乐接过本子,翻看的瞬间叶秋说了句话:“小姑娘青春期的多愁善感产物,你悠着点感受。”


  


  张佳乐在上一秒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下一秒就立马无语了。


  


  “吹过你吹过的风,算不算相拥?”张佳乐把那用蝇头小楷一个个认真誊写出来的字给念出来,“深情不负只是个笑话,谁会在乎配角的感受……我去……”


  


  张佳乐停住了,一脸的难以言喻,像是被青春活力给灼了眼:“可以的,非常厉害,这个小姑娘前途无限啊。”


  


  “哈哈哈,承你吉言。”叶秋替那个女孩道了谢,张佳乐闻言想,叶秋和那个女生关系其实还不错吧。


  


  心里又莫名有些堵,他正准备合上本子还给叶秋,却又一个眼尖,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这句'你是年少的欢喜'后面为什么会打了个勾?”


  


  叶秋伸出了接本子的手停在半空中,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这我就不清楚了。”


 


  声音低低的,听不出情绪。






  


  接近十二点接到张佳乐的来电时,吴雪峰正坐在电脑前,手里把玩着什么,看向来电人的名字的眼神有明晰也有困惑。


  


  他接起来,果不其然,是叶秋的声音,懒懒地说了句:“老吴啊,现在已经很晚了……”


  


  “所以今晚你就不回来了是吧?”吴雪峰很是默契地接话。


  


  “嘿嘿,够懂我。”叶秋笑了笑说,“明早我就回酒店,你们可别太早走啊。”


  


  “放心吧。”吴雪峰笑了笑,“怎么着也不能丢了我们的队长吧。”


  


  “那必须的,嘉世的冠军还要靠我拿呢。”叶秋回道。


  


  两人都在这句话结束后一起沉默了,还是张佳乐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才打破了他们间奇怪的静谧。


  


  “我床都铺好了你到底进不进来!”张佳乐催促道,声音透过听筒而模糊,吴雪峰隐隐感觉到了一丝怒意,以及更多的欢喜。


  


  “你去睡觉吧,不早了,别让人小朋友催。”吴雪峰挤出有笑意的句子,机械般张嘴合嘴地吐字,但最后效果却很自然,骗过了叶秋,换来他一声再见和慢吞吞的挂断。


  


  忙音回荡在耳边,脑中,还有心尖。或是羽毛般轻轻挠,痒而不可抓;或是大锤般重重砸,痛而无法愈。


  


  就是这样,叶秋于他。


  


  吴雪峰重重阖眼,又缓缓睁开,悔恨的痛苦在他好看的眼睛里翻滚,无奈的酸楚又泛起涟漪。


  


  他吸了口气,把手机放下,双手都用在他刚刚把玩的那个小东西上。


  


  那是一个小纸团,他双手并用,认真而谨慎地将它揭开,让其中的玄妙显现出来。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里面只有一行鳖爬般难看的小字,写得还挺用力,纸后都透了力。


  


  “你是年少的欢喜”


  


  没有句号,纯粹就是誊抄了句还挺非主流的话,使本来就很皱的纸条看起来更加low。


  


  但是吴雪峰看到的却不是一张丑丑的纸条。


  


  他看到的是在一个闷热的夏天里,刚成年身体还没抽条的少年穿着半袖和大裤衩坐在他前面的那个机位上,低头一边翻着一个有点破烂的小本子一边往一张纸上写写画画,写着写着又撕掉,如此循环几次,A5的纸就剩5cm×1cm大小了。


  


  吴雪峰托着腮看他在那浪费纸张,白胳膊白腿都晃来晃去的,看起来就很嫩的皮肤在空调的吹拂下起了鸡皮疙瘩,让人很想给他摸摸,只是想让鸡皮疙瘩消下去,他拒绝承认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


  


  少年最终是搞定了,颇为满意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然后就被羞耻得赶紧揉成团,很有准头地直直扔到了吴雪峰的面前。


  


  吴雪峰一边憋着笑,一边拆开纸团,想看看他的队长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你是年少的欢喜”


  


  鳖爬般的字,言情小说里的俗气句子,但在这个夏天里,又被蒸腾出了一丝微甜的味道。


  


  吴雪峰的脸烧着烫,他忙捂着当掩饰,然后抬头去看扔来这个纸条的叶秋。


  


  叶秋正低着头收拾垃圾,肩与颈相连的曲线美好,颈与耳相连的那处皮肤细腻白净,唯独延伸到耳尖时出了差错,害得叶秋的耳朵尖红红的,看起来可爱到让人想咬一口。


  


  他看到的……是那些美好的夏天,和对他来说已经不该算是青春的青春。以及叶秋,最讨他喜欢,又最让他无奈的叶秋。






  


  你是年少的欢喜,你是年少的欢喜。


  


  此时此刻的吴雪峰把这句话咀嚼,混着他放任喜爱之人去往别处的酸涩和他咎由自取的苦闷,一并咽下腹中。


  


  在呼出刚刚深吸那口气之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拿了支笔,低头在纸的背面写了句什么。


  


  待墨干以后,他又郑重将纸折起来,揣进兜里。好似将与所爱的叶秋有关的所有记忆和那份不能给他的爱也一并藏了起来一样。










         <<<


  


  说起来我也是被男生传过小纸条的人耶!


  


  想当年的还是我的好基友(现在已经不是了,啊,世间的更替总是这么伤感)的那位大兄弟(是位非常帅的人,真的,长得很好看)在某节课上低着头一直在写什么,写完之后把一条长长窄窄的纸卷起来扔给我,很羞涩地叫我看。


  


  一边想着他是不是病症发作一边打开了纸条,是打竖写的,一行就一个字,也是鳖爬,但总让人觉得写得很认真。


  


  他是这样写的:“恶魔正在逼♂近逼♂近逼♂近逼♂近逼♂近逼♂近逼♂近逼♂近……”


  


  fuck you,man。


  


  



评论

热度(712)